物产风物

如果来杭州,定要看湘湖,这里不仅有少雕琢多自在的野趣,更有钱塘江赋予的气魄和从容

测试的标题1,可不填
测试的标题2,可不填
测试的标题3,可不填

贡品莼菜

  莼,又名水葵,属睡莲科多年水生宿根草本植物。长江以南大多数沼泽池塘都有野生,也有少量栽培。它的叶片呈椭圆形,浮在水面,碧绿可爱。叶背和茎部附着一层琼脂似的粘液,具有滑润不腻、富有清香的特点。莼菜食用部分是附着胶质的新芽和卷叶,传统的吃法是做羹作汤料。莼菜营养丰富,而且还有止吐止泻、消炎解毒的药用价值。明代大药物学家李时珍在《本草纲目》中写道,莼菜有“消渴热痹,补大小肠虚气,冶热疽,厚肠胃,安下焦,逐水,解百毒并益气”。

  湘湖莼菜是莼菜中佳品,无论是质量、栽培历史还是知名度,在江南一带都是首屈一指。南宋定都临安后,湘湖莼菜成为朝廷贡品。20世纪30年代,湘湖莼出口日本。1931年,世居湘湖的张世源先生,在杭州清河坊4号开了一家“张元龙莼菜加工厂”,把湘湖莼制成罐头销往日本。湘湖莼在一些史书和古籍上也有记载。莼菜原先主要销往杭州,随着交通的发展又销往上海等周边地区。20世纪六七十年代,湖中天然生长的莼菜曾绝迹。1980年3月,闻堰老虎洞村从西湖引种,开始人工养殖莼菜。

湘湖莼菜采摘现场


免贡樱桃

  湘湖樱桃有着一段从“列贡”到“免贡”的曲折经历。南宋时,因都城临安(今杭州)离湘湖甚近,宫廷每年总要派人来湘湖采办樱桃,供君臣后妃品尝;到了明朝永乐年间,迁都北京,宫廷离湘湖甚远,但朝贡樱桃旧例未改。可是,樱桃本就难栽,遇上荒年更是难以足额完成朝贡任务,当时的湘湖百姓对此苦不堪言。到了1443年,时任萧山知县的苏琳发现朝廷又派太监到萧山催贡樱桃,刚正的苏琳不怕丢官,拒而不与,太监不得不亲自采摘;由于采摘不及时,外运滞后,樱桃腐烂严重,太监欲以此事加罪于苏琳,苏琳毫不相让,于是,两人来到英宗皇帝面前对质;最后,听了苏琳的一番直言,英宗皇帝明白了樱桃进贡对湘湖百姓造成的危害,并指出:“樱桃复贡,萧民死过半矣!”英宗皇帝明白,苏琳是宁愿丢官,也要为民请命,于是准许“免贡”。南宋建都临安时,湘湖樱桃成为贡品。明朝迁都北京,樱桃仍为贡品,但因樱桃难栽,加上路途遥远,难以完成朝贡任务,让湘湖百姓苦不堪言。后因萧山知县直言进谏,湘湖樱桃得以“免贡”。据南宋宝庆《会稽续志》记载:“樱桃出萧山夏孝乡。”下湘湖北岸属夏孝乡,历史上,这一带盛产樱桃,且品质优越。明万历《绍兴府志》也有记载:“樱桃有大小二种,萧山者胜。”在众多名特产中,湘湖樱桃甚为出名。

湘湖樱桃


湘湖杨梅

  历史上,“萧山杨梅”久负盛名,但其产地不在现在的“杨梅之乡”所前镇杜家村,而在湘湖。

  《浙江通志》载:“萧山湘湖杨梅之名独著。”明嘉靖《萧山县志》载,“杨梅出湘湖诸坞者为胜。”可见当时湘湖杨梅的名声远在杜家杨梅之上,何况杜家一带原属山阴县天乐乡,直到1950年才划归萧山。杨梅,又称“朱红”、“树梅”。原产中国,浙江最多。杨梅树四季常绿,“树叶如龙眼及紫瑞香”,树冠整齐优美。植株有雌雄之分,初春开细花,稍展即逝,一般不易使人察觉,所以即使杨梅种植人家也多说“杨梅开花在年三十夜”。夏至,果实成熟。按果实色泽,分白种、红种、粉红种、黑种四种。果实柔软多汁,酸甜鲜美,既有糖类、氨基酸、维生素等营养,又有清火、醒酒、治痢等药效,故民间有“桃子致病,李子致命,杨梅治病”的说法。

  湘湖一湾绿水,青山环绕,气候温和,雨水充沛。春夏之际,山山坞坞常为似烟若雾的细雨所笼罩。其土壤黄色偏酸性,土质肥沃疏松。这为杨梅的生长提供了得天独厚的自然条件。一到夏至,沿湖诸坞绿树浓荫,处处枝头缀满了深红浅紫的杨梅,真是“夏至杨梅满山红”!

  湘湖杨梅,早在成湖之前的唐代就已著名。民国《萧山县志稿》载,唐大和中,寺丞郑虔云:“越州萧山有白熟杨梅。”这“白熟杨梅”就产自湘湖,是杨梅中的珍品。民间还流传着王尚书将湘湖杨梅装入毛竹筒,快马直送京城,让杨贵妃品尝的传说。清代“会暨才子”陶元藻《广会暨风俗赋》注云:“杨梅向推山阴项里,今萧山之埭上亦佳。色白者味甜于紫。有纹起如线,实大核小者,谓之‘线梅’,俗名‘白水团’。”清黄元寿《湘湖杨梅》诗云:“熟到君家果,千林暖日烘。有贲桑椹紫,无壳荔枝红。玛瑙堆盘艳,珠玑溅齿融。莼羹兼两美,味冠浙西东。”

  周亦藻民国14年所著的《萧山湘湖志》云:“杨梅,湖中各山均有之,以徐家坞为最佳。”民国23年(1934)湘湖师范学生自治会刊物《锄声》第1卷第3期李醒愚《湘湖杨梅》云:“杨梅为湘湖两大名产之一(另一类是莼菜)。……杨梅在浙江的产地,只有镇海、慈溪、上虞、萧山四区。湘湖乃是萧山区的中心点,沿湖农民凡有山地者,皆栽培杨梅,多依杨梅生产为正常收入之一,影响于农村经济者极大。……湘湖杨梅出产最多的是徐家坞、罗家坞、湖北青山庄(青山张)各村……”上述引例表明,自唐朝至民国时期的1100余年中,湘湖杨梅久负盛名。

  湘湖杨梅,以紫红色居多,白杨梅较少。无论紫红还是白色,大都颗大核细,色艳汁多,酸甜适中,鲜美爽口。杨梅起产时间集中,先后约半个月,所以夏至前后,环湖乡民忙于采摘杨梅。杨梅娇贵,外无果壳,采摘时不能重捏,更不能用竹竿敲打,否则果破汁沥,采摘者常需攀爬于树杆枝丫之间,一手提篮,一手轻轻取之。盛杨梅的篮,是一种特制的鼓形竹篮,叫“杨梅篮”。先在篮底垫一层狼鸡蕨,摘满一篮(约5公斤),上面再复盖一层狼鸡蕨,以免碰伤。采摘下的杨梅不能存放过久,一般过一夜就会出水变质,因而种植者多在清晨采摘,然后在篮环上系以绳子,六篮八篮串成一担,挑至城镇及环湖四乡售卖。

  杨梅既可鲜食,也可盐藏、蜜渍、晒干、浸酒,萧山人更喜欢用烧酒浸泡,叫“烧酒杨梅”,据说能祛风湿、解痧气。烧酒杨梅不仅浸泡简单,而且可存放较长时间,慢慢享用。杨梅树亭亭如盖,是上好的观赏树。往昔,沿湖人家常栽之于屋旁篱边,既具经济收益,又供观赏栖息。

湘湖杨梅


湘湖龙井

  逶迤秀丽的湘湖群山,向来盛产茶叶。民国《萧山县志稿》载:“湘湖诸山,俱产茶叶。”湖西北的茗山,早在宋代就以“山多茗”而著称。湖东南石岩山出产的“云雾茶”,更是湘湖一宝。上世纪50年代起,湘湖的大宗茶叶主要是由“湘湖旗枪”、“湘湖龙井”演变而成的“浙江龙井”,系浙江省著名品牌。

  石岩山,高峦耸起,状如狮子,亦名“狮子峰”,山上朝暮岚烟,云雾缭绕,出产的云雾茶芳香馥郁,鲜爽醇和,回味甘甜,沁人肺腑。据传,湘湖云雾茶的出名与明太祖朱元璋有关。那一年,朱元璋南征北战已打下了大半个江山,并已称王。一日,朱元璋与国师刘伯温来到湘湖狮子峰顶的“雄鹅鼻”上,一边观看湘湖风光,一边讨论军国大事。说话间,朱元璋感到口干舌燥,刘伯温顺手摘了几瓣鲜茶让他咀嚼。朱元璋将鲜茶放进口内,霎时觉得满口生津,清爽无比。此时,一阵雾气从山脚下升起,并迅速在湖面弥散,娇美中有一种神圣之感。当君臣两人一前一后走下雄鹅鼻,忽觉一阵清香扑鼻,低头一看,是几蓬茶树,朱元樟顺手采了一瓣放入口中,觉得与刚才刘伯温递给他的味道一样,便说:“雾罩此山,茶品非凡,可名‘云雾茶’。”后来,他还将湘湖云雾茶列为贡品。

  湘湖湖面辽阔,气候温和,雨水充沛,群山多雾,山地土质微酸而不粘不松,适宜茶叶生长。民国23年(1934)湘湖师范学生自治会刊物《锄声》第1卷第3期张履薄《湘湖茶叶》一文云:“湘湖的茶叶,为真正的中国种,然而因长久的关系,有各种的变种,阔叶种、细叶种和高种、短种之别。以高短适宜的阔叶种茶品种为最好,一产量丰,二茶质厚,三气味幽香。……湘湖茶叶里的成分,与杭州之龙井,绍兴之平水差不多,如若对于中耕、排水、施肥、驱除病虫害多肯讲求,当能与龙井、平水等名茶互相媲美。”

  清明时节,山温水软,春茶吐芽。此时,湘湖四周的茶山上,到处是提篮负篓的采茶女。湘湖民歌云:“桃花未红茶芽嫩,姑嫂双双入茶丛;青衫粉臂衬老绿,茶香那及粉香浓。”据有关史料记载,民国时期,“采茶者多为无产阶级之姑娘婆子”,她们8岁左右就要开始采茶,穷家女常以摘茶换得早、中两餐。采茶的时间与工钱为:清明前后,多在早晨采摘,摘茶1市斤得铜元10枚;小满前后在午前采摘,摘茶1市斤得铜元7枚;夏至前后采摘无定时,摘茶1市斤得铜元5~3枚;端午左右的粗茶,采摘1市斤得铜元2枚。成年女性如整天采茶,一般可采5市斤。手势纯熟者,“双手起落于茶丛之间,茶芽顺势进入虚掌之中”,整天可采7~8市斤。茶叶摘好后,主人用十八两秤称其分量,再用形似“桑叶箩”的特大竹箩,将茶叶挑至家中,然后在堂屋地板上或竹帘上均匀铺平晾干,这才进行杀青、凉摊、揉搓、烘炒等加工。除了自己制作外,也出售鲜茶。那时,采茶季节一到,许多茶贩子就来到湘湖,将大批的鲜茶收购去,加工成扁平挺直的形状,冒充“西湖龙井”高价售卖。

  以前,湘湖茶叶多为炒青。不同季节采制的茶叶,其名称与现在有所不同。以徐家坞一带为例:谷雨前,一芽一叶,俗名“雨前”,又名“旗枪”;小满前,一芽两叶,俗名“明先”,又名“明前”;夏至前,嫩芽叶,名“木山”,又名“三叶”;端午前,大芽粗叶,俗名“粗茶”或“叶茶”。其价格,清明前采制的,不及清明后至谷雨一段时间采制的,这与现在正好相反。湘湖农家多节俭,一般“雨前茶”、“明先茶”、“三叶茶”主要用来销售或送礼,而自家饮用的大多是粗茶和秋茶。湘湖童谣云:“清明后,摘斤茶叶送舅舅,舅舅送给阿母廿个大馒头;清明过,摘斤茶叶送姑夫,姑夫给我一条土布裤,送我阿爹十个泥土步。”

  湘湖与西湖仅一江之隔,距离较近。上世纪40年代末开始,每当开春之后,湘湖边闻堰、石岩、长河的许多妇女,都要过江去参与“西湖龙井”的采摘与炒制。50年代中后期,她们已成了采制“西湖龙井”的主力军,手艺也越来越精湛,有“西湖龙井,萧山手艺”的说法。与此同时,她们凭借所掌握的“西湖龙井”的炒制经验,对湘湖茶叶精心炒制,从而形成了颇具地方特色的品牌——“湘湖旗枪”,又称“萧山旗枪”,并大量进入市场。1960年,湘湖旗枪改名为“湘湖龙井”,并依照龙井茶叶“龙”字号价格收购,扁茶生产进一步焕发生机。1965年,仅长河茶站就收购“湘湖龙井”31担。1966年,因价格等原因,“湘湖龙井”又改名为“湘湖旗枪”。1980年,浙江省物价委员会和浙江省供销合作社联合发文,将“湘湖旗枪”更名为“浙江龙井”。1981年,“浙江龙井”被评为浙江省名茶之一。

  “浙江龙井”采摘于清明前后,最迟到谷雨。上世纪80年代后期起,一些茶园采用大棚覆盖技术,春节前后也可少量上市。其炒制工艺与“西湖龙井”相同,功夫精细。“浙江龙井”以形美、色翠、香郁、味醇和报新早(比“西湖龙井”早7~10天,芽较粗壮)而享誉“五绝”,闻名国内外,价格又略低于“西湖龙井”,因而被视为价廉物美的品牌绿茶,为杭州一带广大中产阶层和机关企事业单位普遍饮用,也是馈赠亲友的上好礼品。


湘湖龙井品尝会现场


土步鱼和鲫鱼

  湘湖水面广阔,盛产各种鱼类,最为著名的是土步鱼和鲫鱼。

  民国《萧山县志稿》载:“杜父鱼,亦称土步鱼,出湘湖者为最,桃花水涨时尤美。”土步鱼,与著名的松江鲈鱼同属杜父鱼科,为底层鱼类,性喜栖息于沙石相混、杂草丛生的浅水滩,主食幼虾、小鱼和水生昆虫,头部宽扁,口宽大,鳞片细小、粗糙、黑褐色,浑身是肉,其味鲜美。

  相传,湘湖步鱼的来历与吕纯阳有关。有一年秋天,八仙之一的吕纯阳来到湘湖边游览,抬眼望见几位姑娘在湖边浅滩处采摘什么,便好奇地上前询问。一位姑娘回答:“这是莼菜,湘湖恶霸张大人要办寿宴,需要几十斤,可现在是莼菜败蓬季节,从天刚亮开始采摘已有三个时辰了,莼菜还不足一把。”说完眼泪盈眶。这时,一伙如狼似虎的富户家丁迎面而来,责问姑娘为何过了时辰还不交莼菜,并淫笑道:“莼菜不够就用姑娘凑数,湘湖姑娘比莼菜还鲜美呢,拉回去交给张大人,定会重赏!”吕纯阳见此情景,便将长袖一挥,那伙恶棍个个摇晃不停,跌落湖中。吕纯阳说:“你们作恶多端,就让你们永远生活在水滩,这是恶人应有的下场。”转眼间,恶棍们不见了,只见水草中游动着一群黑不溜秋的小鱼,颜色似土,人们就把这种鱼叫做土步鱼。

  土步鱼4~6月产卵,以石际蚌壳及破瓦罐等为卵巢,雄鱼有守巢护卵的习性。其游弋能力较差,且呆头呆脑,反应迟钝,容易捕捞,故民间称之为“呆土步”。捕捞土步鱼的方法简便而有趣,《萧山湘湖志》有生动的记述:“滨湖之家以瓦为阱,或用破舟沉水中,隔宿起视,则鱼已穴处焉。”沿湖农家,都有捕捞土步鱼的习惯,一清早就有人提篮叫卖,正如清黄元寿《湘湖杂咏》所云:“瓦盆重叠漾波清,赚得潜鳞杜父名;几日桃花春水涨,满村听唤卖鱼声”。桃花水涨时,正值春笋上市,步鱼烧春笋,是至鲜至美的佳肴。直至今日,还是萧山的一道名菜。

  湘湖鲫鱼,很有名气。南宋嘉泰《会稽志》载:“萧山湘湖之鲫,珍美为越中冠。”湘湖湖面宽广,水质优越,水草嫩叶及浮游生物丰富,鲫鱼食料充足,生长较快,具有体大、色青、味美的特点,俗称“老斑鲫鱼”,大的重达一斤半左右。“清蒸鲫鱼”,不仅鲜美可口,而且健脾开胃,具有较高的营养价值,素来是萧山人的美食。产妇食用鲫鱼汤,能增加乳汁。

  湘湖还是是河蟹生活的天堂。民国《萧山县志稿》载:“稻蟹,即河蟹,味最胜,出湘湖者尤美。”河蟹,萧山人称为“湖蟹”,是生在江海里,长在内河湖泊的洄游性动物。湘湖广袤的水面及外围咸淡水交汇的三江口,很适宜河蟹的繁衍、生长。以往每当春天,只要翻起湘湖的水草、蕴草,便可见到很多瓜子般细小的玉白色小河蟹伶俐地爬行。夏天,在湘湖捞草、洗澡,踩到大河蟹是平常事。夏季干旱,水渚浅滩会显露出密密麻麻的河蟹洞,用铁铲掘,动辄掘得一大篓。到得秋天,二龄雌蟹性腺成熟,纷纷上岸,爬往钱塘江去产卵,所谓“秋风响,蟹脚痒”。此时,河蟹铁甲长戈,肉凸膏红,非常肥美。俗话说“七长八团”,农历七月吃长脐(雄蟹),八月吃团脐(雌蟹)。取一篓河蟹,清水煮熟,倒一盘姜醋,斟一杯美酒,菊前月下,举杯持螯,真是惬意无比!


湘湖野鸭

  野鸭,即凫,肉味极鲜,素为佳肴。以往秋冬时节,从北方飞来越冬的大批野鸭,纷纷栖息于湘湖各处。这时,站在湖东岸的柴岭山上,用竹竿来回敲打,也能打下野鸭来。常见的野鸭有绿头鸭、花脸鸭、罗纹鸭、潜鸭、鹊鸭等,尤以颈绿毛丽的绿头鸭最多,成为湘湖一大特产。沿湖居民捕捉野鸭的办法多以“媒头鸭”引诱入网生擒。对此,顾士江1931年著述、1932年再版的《萧山乡土志》记载较详:“湘湖和南乡田畈里的人民,每年冬天寒冷的日子,张网捕野鸭的很多。因野鸭性喜栖水,用家鸭两只做媒头(须经训练),在水中游息,以为引诱;两旁张网两顶,可以活动。野鸭见同类游水,也群集水中,媒头引入两网之间;捕的人扳动机关,两网从上覆下,真能够一网打尽。”民国《萧山县志稿》对此也有类似的记载:“于秋冬间,设潭张网。择雄而善鸣者为媒,放潭中鸣以相引,待其入网而收之。”沿湖居民把捕到的野鸭在市上出卖,称“湘湖野鸭”。


藕·菱·芡

  湘湖湖生植物很多。除了莼菜十分著名外,藕、菱、芡等也远近闻名。明代魏骥的“荇带荷盘从取市,莼茎芡实任求尝”,清代毛奇龄的“藕根菱叶生满湖,艇子湾湾不知处”等诗句,都是对其盛况的描写。

  “上湖水与下湖连,只种荷花不种田”。明代以降,湘湖淤涨加速。尤其是上湘湖西侧,南北两面多山地,大量泥土经年累月泻入湖中,加之西面小砾山一带堤塘经常被江潮冲垮,淤积现象更为突出,不仅水域较浅,而且涨起了一块块水洲沙渚。既浅且宽的湖面,成为人们种荷植藕的理想环境。盛夏,莲叶接天,荷花满湖。历代文人对此写下了大量的诗作。清代诗人包启祯《从湖中携得荷花归》云:“冉冉成群乱镜天,绿云映水碧痕涟。香连细草藏深浦,影动晴波掉画船。分笑风前彩袖薄,争妆月下镜屏联。湖光十里明如绣,携得红衣相对眠。”

秋风乍起,荷花业已凋谢,荷叶逐渐枯萎,荷梗参差倒斜,挖藕季节来临。湘湖藕洁白滚圆,脆嫩可口,用手轻轻一掰,便分成两截,可当水果食用。脆生生的鲜藕,有股淡淡的甜味,清香爽口。

  湘湖藕又名“西施藕”。相传,西施离开故土前往吴国时,正是鲜藕上市的季节。湘湖百姓得知西施赴吴肩负着复国雪耻的重任,而此去凶吉未卜,所以大家都前往送行,并挖了一筐湘湖鲜藕送给她。湘湖鲜藕蕴藏着家乡的水,外裹着家乡的土,人们希望西施不要忘记家乡。当同行的范蠡将湘湖鲜藕交给西施时,西施将藕节、藕苗切下,泣涕涟涟地说:“将此带回越国,交给湘湖百姓,说西施虽然身离家乡,但心却像藕丝一样与家乡山水相连。我是难回家乡的了,就让这些藕节、藕苗重新回到故土生长吧。它们绽开的花朵,就是西施洁白的心。”湘湖百姓将这些藕节、藕苗栽入湘湖,来年都发了芽,开了花,长了藕。湘湖藕自从沾了西施的灵气后,也变得更白、更嫩、更脆、更香,从此湘湖藕也叫作西施藕。

  菱,是湘湖较多的湖生作物。清乾隆《萧山县志》载:“菱,大名老菱,小为刺菱,出湘湖。”夏至前后,湘湖水面处处生长着挨挨挤挤的绿油油的菱蓬。夏末,菱盘上开满星星点点的白花,犹似一只只点花翡翠玉碟。秋风送爽之际,嫩菱长成,剥壳生吃,味道鲜甜。至重阳时节,湘湖呈现一派“菱荡秋成到处家,儿歌妇唱日初斜”的丰收景象,老菱普遍上市,有“九月重阳老菱香”的俗语。菱,俗称“大菱”,其色青,又名“青菱”,多为二角,呈元宝形,壳薄肉厚。老菱煮熟而食,香似栗肉,是一种上好的风味小吃。如把老菱酱于坛中,加盖密封,俗称“酱老菱”,经冬不坏,别具风味。湘湖人家常把酱老菱贮藏至春节,作为招待亲朋的冷盘小菜。菱中含有丰富的淀粉、葡萄糖和蛋白质,嫩的可“消暑解热,除烦止渴”,老的能“益气、健脾”,医学界还发现菱有抗癌作用。刺菱,四角,较小,野生。此外还有叶柄、叶脉及果皮均呈水红色的水红菱。水红菱味甜,四角,菱肉含水量多,含淀粉量少。

  秋季采菱,为以往湘湖一大盛事。清代女士黄巽《湘湖采菱曲》云:“吴江女儿采莲花,凌波绰约如朝霞。越江女儿采菱角,隔水轻盈笼芍药。儿家生小湘湖边,只种秋菱不种莲。种莲莲子心中苦,剥菱菱实心中甜。湘湖一夜西风紧,三五鸦鬟荡双艇。戏牵菱叶钓竿丝,笑指菱花镜奁影。采菱菱角红,颊晕双窝浓。采菱菱角绿,眉痕两峰蹙。菱根丛杂菱刺多,纤纤素手临清波。鲤鱼风起芙蓉外,蝉鬓生寒可奈何?春风采莼莼欲小,秋风采菱菱渐老。年年春去又秋来,不及儿家颜色好。采菱复采菱,菱船四面来前汀。湖水净逾碧,湖山瘦且清,双桨只在波中停。菱歌静后不知处,却向湖头浣纱去。”

  芡,俗称“鸡头”,芡实混身长刺,外观丑陋。它那副吓人的样子,谁也不敢碰它,一直在湘湖浅滩中自生自灭。相传,湘湖人本不知它可供食用。有一年秋天湘湖发大水,沿湖居民纷纷外出逃荒,但美女山下有个叫纤纤的寡妇,床上躺着个病婆婆,怀中抱着个小儿郎,走脱不了,只得留在湘湖边挖野菜、拣田螺度荒。儿子瘦得皮包骨头,婆婆病得奄奄一息。一天,纤纤正提着篮子到湖滩去转悠觅食,忽然窜出来一只兔子,两眼发出祈求的光,示意纤纤跟它走。纤纤跟随兔子来到一个洞穴中,看到两只饿得气息奄奄的小兔子。纤纤伸手将它们揣入怀中,对大兔子说:“走吧,让我们一起挨过饥荒吧!”自此,纤纤不仅要照料婆婆和儿子,还要养三只兔子,日子过得更艰难。她终于支持不住微弱的身子,病倒了。迷糊中,她听到了悉悉索索的声音,睁眼一看,大兔子正在咬开几颗带刺的黑色果子,嘴上被扎得鲜血直流,它又将白色的果肉分给小兔吃,小兔吃得津津有味。纤纤看得稀奇,也伸手拿起一块果肉放入嘴中,那味道竟是甜的,还有一股淡淡的清香。纤纤精神一振,挣扎着起了身,让大兔子带路来到湖滩,捞了一篮子回来,想不到这种外观丑陋的果子,去刺剥皮煮熟后是上好的食物,儿子吃了会满地跑了,婆婆吃了也精神好转。于是,一家三口和三只兔子以此为主食,熬过了长长的饥荒期。


友情链接
浙江旅游 | 杭州旅游 | 萧山旅游 | 杭州乐园 | 极地海洋公园 | 东方文化园 | 第一世界大酒店 | 皇冠假日酒店 | 

关于我们 | 版权声明 | 联系我们 | 隐私说明
Copyright@2018 www.chinaxianghu.com All Rights Reserved. 版权所有
浙江省萧山湘湖国家旅游度假区  Xianghu Lake National Tourist Resort
ICP备案:浙ICP备17059421号

浙公网安备 33010902000487号

收起
展开